住在成都的姐弟声音博主靠“神仙”嗓音火遍全网

时间: 2022-05-19 23:22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“爱情一旦开始,欲望便开始成立,他们苟活在胸腔里,在夜里疯长,永远不止不休……”

  上面的对话熟悉吗?就是这样一对样貌平平的博主,却靠着声音火遍全网。他们用低沉、性感、富有磁性的声音,搭配一段寓意深刻的文案,“撩”起人来毫不含糊。再搭配上搞笑的面部表情,不禁令网友感叹,“治愈是真治愈,可沙雕也真沙雕。”

  就是这样一对真性情博主,在一年多时间里,粉丝从0涨到500多万。视频中不时嬉笑逗乐的二人,也让网友猜测是夫妻。可实际上,他们是姐弟俩。

  网友不禁发问:究竟是什么样的妈妈,能生出这样一对拥有神仙嗓音的声优姐弟?

  他们有多火?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从去年1月二人创立抖音账号@拾芥 以来,目前该账号已拥有500多万粉丝,发布的100多个作品收获近6000万点赞,发布的视频也多次冲上抖音热榜。

  这对“神仙姐弟”都是00后,来自河北邯郸。姐姐名叫许呈,今年22岁;弟弟名叫许哲研,由于胖胖的外形,大家喜欢称他为“胖头鱼”,今年刚好20岁,两人目前在成都居住。

  3月1日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在成都锦江区某小区见到二人时,和视频中一样,弟弟依旧“不修边幅”,在转头看见姐姐画了精致的妆容后小声说道“太卑鄙了,还偷偷化了妆”,姐姐听罢,一巴掌呼了过去。

  据了解,姐弟俩来自邯郸一个小县城。从小生活在一起,就读于一个学校,每天形影不离,感情十分好。但在采访现场,二人经常相互“拆台”,“以前姐姐是变装博主,可能是她不够惊艳吧,所以没做起来,转做声音博主了。”姐姐也不甘示弱,“我们确实是一个妈生的,虽然他长得比较着急。”

  和短视频中呈现的搞笑形象不同,弟弟说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其实是个“社恐”,“不爱说话,不善于表达。”而姐姐则是个“搞笑女”,“她笑点超低”,经常一个不好笑的事都可以笑很久,“我都不知道笑点在哪里?”因为姐姐笑点低,因此几乎每条视频都要笑半小时,才能拍正片。

  谈起二人如何走上声音博主这条路,弟弟许哲研表示“自己就是那个探路的”。很早就进入社会的他,做了自由摄影师。2018年左右,工作之余,他开始以“搞笑男”形象在抖音拍摄短视频,“就是自己对着镜子讲一些段子。后来有网友说我声音挺好听,自己就开始有意识地往这方面转型。”之后便慢慢火了起来,他名为@狂暴老鱼 的账号也积累了100多万粉丝。而那时候,姐姐许呈还在邯郸做产后康复师。觉得姐姐声音很有特色,许哲研便想让她来成都发展。

  “他就是我的一个契机。”姐姐许呈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她最开始也没想到自己能做声音博主,“完全是他觉得我行。”当时她还很怀疑自己“我真的可以吗”?因为从小她声音就和大众女性声音不同,“偏低,沙哑,很少有人觉得好听,甚至还有人问我声带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就他觉得挺好听。”在弟弟给她很多次鼓励,以及第一条视频爆红之后,她才觉得“可能我是有点天赋吧”。

  据了解,从去年下半年他们第一条爆火视频出来以后,短短数月间,他们已积累了500多万粉丝。但他们坦言,他们不是一开始就很火,也曾经历过“难捱”的日子,“有时精心策划好几天的视频,发出去流量不好或没有流量。”但他们也明白,这是做短视频的一个必然经历。现在,他们找到了适合的发展方向——二人以反差视频出镜,开始渐入佳境,“爆款多了,真正涨粉也就是这段时间。”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看到,在他们发布的视频中,弟弟总是很搞笑,且表演欲爆棚,这与姐姐的娇小、低笑点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

  得知二人是姐弟后,有网友评论“他俩是龙凤胎,姐姐龙凤,弟弟胎。”“愈见发福”的弟弟许哲研,也因此新增了多个外号——土豆、窝窝、小发面馒头。

  这让有“偶像包袱”的弟弟小小地“伤心”了一下,“好歹当年自己也是‘颜值主播’出道,只是最近变化有点大,大家都认不出我来了……”

  姐弟俩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其实他们从未接触过专业的配音培训,入行纯粹是兴趣使然。姐姐许呈对配音的兴趣萌芽于广播剧,“平时也会模仿,念一些好听的句子。”弟弟则喜欢看电影、电视剧,但他注意的点跟别人不一样,“剧情是其次,主要是看拍摄手法和表达方式,包括台词是怎么念出来的。”

  除了声音与样貌反差大,网友喜欢他们还因为真实。网友认为,视频中的他们总是很随意,穿睡衣,不化妆,“觉得看他们就像是自己在照镜子一样。”

  他们素人成名后,粉丝们纷纷想“取经”,“想让我们教配音。”但姐弟俩表示,他们并非专业,“也不敢误人子弟。”大家在视频中觉得好听,除了弟弟认为他们是“天赋型选手”,“句子和音乐搭配比较出色”外,还因为他们拥有一套专业的收音设备,“能听出声音的很多细节。”他们认为,“只要大家把普通话练得字正腔圆一些,就能读得不错。”

  据了解,弟弟许哲研曾在厦门待了两年。因为成都朋友多,2020年,他便先行来到成都。因为不能吃辣,许哲研认为,成都除了饮食方面对他不太“友好”外,其他都挺好的,“养人,天气也好。”而姐姐因为当时学习康复也在成都,因此回邯郸做康复师后,也一直想回来。她认为,成都包容性强,美食多,加之她特别能吃辣,所以成都对她来说特别“对胃”,也让她萌生了在成都定居的想法。

  同时,他们认为,成都作为“网红”城市,也给予了他们许多机会。他们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在火起来之后,他们的收入也在增加,“月入几万是肯定的。”但工作量也成倍增加。

  为了照顾儿女,许呈、许哲研姐弟的母亲王小兰专门从邯郸来到成都。看到儿女取得的成就以及满满的干劲儿,她既高兴又担心,“有时整宿不睡觉。”因此她还是希望他们多注意休息。

  作为新一代年轻人,他们也很感谢短视频平台给了他们一个表达窗口,“带给我们很多快乐,也很充实,让我们知道,原来自己身上还有那么多闪光点,而且整天看那么多人夸,也挺开心的。”

  未来,他们希望能在短视频行业有所发展,“做大做强,自己当老板。”(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章玲 实习生 金若珍 摄影记者 王欢)